当前位置:首页 > 网站动态 > 列表



新人报个3万元英语培训课,遭遇“退费陷阱”

时间:2017-11-27 21:43:07来源:网络 作者: 诚信在线www.cx189.net
   在苏州一家外企上班的职场新人毛健秋,报名参加了“沃尔得国际英语”的辅导班。后因工作调到其他城市,他申请退款,却发现,当初他未加注意的合同条款,却在此时“绑住”了他的手脚,自己无法抽身而去。
毛健秋与沃尔得苏州中心所签合同。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毛健秋与沃尔得苏州中心所签合同。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在申请退费的漫长拉锯战中,他每月1400多元的“百度钱包”分期贷款会如期而至,提醒他一切未完。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调查发现,像毛健秋这样的遭遇,此前已有多个案例。

  职场新人“稀里糊涂地”购买了高昂课程

  从国内一大专院校毕业后,21岁的毛健秋今年在苏州工业园区内找到了一份与专业对口的电动汽车工作。

  6月份的一个周末,他从苏州市区一地铁站出来,两名英语课程推销人员突然拦住了他,让他填一份传单。经不住再三请求,毛健秋留下了姓名和手机号。随后一周,他接到了至少5通来自“沃尔得国际英语培训机构”的电话,邀请他先去机构看看。

  他选择了离公司最近的一家沃尔得国际英语培训中心咨询,一位名叫葛倩的课程顾问接待了他。

  课程推销与其他推销类似,葛倩从其籍贯、教育水平、工作状况、为什么学习英语等问题开始发问,然后带他进行了免费的英语水平测试,测出来毛健秋的英语水平是NL级——这属于沃尔得常规课程11个级别中的第2级,也就是比零基础(Start)稍微好一点。

  据毛健秋转述,随后,葛倩拿出一张有优惠活动的单子,说3万元的课程今天能一下便宜3000元,“若要保留优惠名额,必须先交定金”。

  当天,毛健秋用微信支付转账了100元作为定金。回到宿舍,他思前想后,觉得自己每月3000多元的工资,却要承担3万多元的课程费用,恐力不支,便打算退掉。

  电话那头,葛倩先是答应定金可以退,但需要本人带着收据亲自来机构一趟。等到毛健秋再次来到沃尔得之后,葛倩开始转移话题,试图再次游说。

  令毛健秋印象深刻的,当得知他在电动汽车行业工作后,葛倩带着他去参观沃尔得的一面展示墙,墙上挂着六幅外资企业的招聘公告,全英文。“她(葛倩)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是沃尔得与这些外企之间有一些联系,许多企业都会认可在沃尔得学习完获得的证书,还说她有个学员就是博世(生产和销售汽车零配件和售后市场等的著名跨国公司)工作的。”

  在沃尔得待的两个多钟头里,毛健秋的眼前被描绘出了一幅高收入的未来图景,他学习英语的欲望被点燃了,于是毛健秋购买了一份总价34800元、扣除3000元优惠后合同总价31800元的课程,包括5个阶段,学期两年半。

  在葛倩的极力推荐下,毛健秋选择了百度钱包的分期贷款。据他回忆,除了密码是由他本人设置的,期间葛倩还叫了滴滴打车送他回去拿身份证拍照,其余申请贷款的操作均是由葛倩在毛健秋手机上完成。他每月需要承担1400多元的贷款。

  在沃尔得苏州中心的另一家分校,今年从国内一大专毕业、继续在某一本高校就读函授课程的李可(化名)也在2个月后,几乎一模一样的“推销套路”下购买了总价2.7万元、从零基础开始的4阶段课程,也同样是以分期贷款交付学费。

  签订协议30天后,不得退费

  10月,毛健秋向沃尔得提出退款。原因是自己工作变动要离开苏州,而且在上完第一阶段的课程后,毛健秋觉得课程设置太简单,与其宣传内容并不相符。

  麻烦也跟着出来了。沃尔得不同意退还课程全款,由于当时的课程顾问葛倩已经离职,负责毛健秋退课事宜的是一位名叫Lily的工作人员。

沃尔得课程顾问葛倩(Abby)与毛健秋的微信聊天记录,毛健秋申请退课时,葛倩已离职。沃尔得课程顾问葛倩(Abby)与毛健秋的微信聊天记录,毛健秋申请退课时,葛倩已离职。

  据毛健秋转述Lily的说法,申请退课其实并不划算,因为扣除掉已上完的第一级别1.88万元的课程费用,再加上违约金及各种手续费,最终能返回到毛健秋手上的只有3000多元。

  Lily给出的建议是,把课程转让出去。之后,沃尔得会向百度钱包申请取消毛健秋的教育贷款。

对于毛健秋的退课申请,课程顾问Lily表示,可以转让课程。对于毛健秋的退课申请,课程顾问Lily表示,可以转让课程。

  但并无“下家”愿意受让毛健秋的课程。

  相比之下,没有上过一节课的李可好像要幸运点。因工作调动,李可在签约30日内就提出了退学申请。几经周折,比如沃尔得仍旧建议找个下家转让,最终,李可在偿付了6800元违约金后成功退学。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李可赔付的”违约金“包括1500元的报名管理费用、5300元的教材和培训服务费。

  沃尔得的《学员登记注册表附件》上写明,协议生效30天内才可申请退款,且依据已上课程数量等具体情况扣除相关费用。而30天之后,“除发生法律规定及本协议约定的情形外,任何一方不得解除本协议,且学校不予退还学员已支付的所有费用”。

  在这段漫长的退课拉锯战中,毛健秋仔细地回忆和研究了他“被套路”的地方。

  毛健秋说,在他所报的5个级别里,第一个级别NL是最基础的,但却是最昂贵的,要1.88万元,“那个课程太简单了,我一个大专生,却教我一些小学英语。连给我上课的老师都说,是不是测试错级别了。”

沃尔得课程顾问葛倩(Abby)与毛健秋的微信聊天记录,毛健秋反映“NL级别太简单”。沃尔得课程顾问葛倩(Abby)与毛健秋的微信聊天记录,毛健秋反映“NL级别太简单”。

  他向澎湃新闻记者拍摄了一些教材照片,从其提供的部分课程内容看到,教材上介绍了一些较为基础的词汇和句型,比如家庭成员、食品以及“你的名字叫什么?你喜欢喝茶吗”等表述。

毛健秋提供的沃尔得第二级别(NL)教材部分内容。毛健秋提供的沃尔得第二级别(NL)教材部分内容。

  他觉得,这正是培训机构在课程设置上的“陷阱”——学员入学测试划分级别时,测出来较低的级别,那么之后将要学习的阶段会更多,相应的课程费用也会更多。

  定价上也藏着“套路”——“第一阶段的课程那么简单,42页的教材,却要价1.88万元,后面4个阶段加起来都比不上。”而且,按照协议的规定“30日内提出退学申请,且正式上课已满6节的,学员需按1个完整级别价格支付学费。”

  11月24日、26日,沃尔得国际英语苏州中心自称教务主管的陈女士向澎湃新闻回应说,学员的入学水平测试是有科学依据的,且学员自认为的水平并不一定符合其真实水平。如若学员需要调整级别,是可以向中心提出申请的。

  陈女士还强调,沃尔得的课程是“不能转让”的,由于Lily是新来的课程顾问,并非授课老师,因此对于沃尔得相关情况还不了解。

  类似的“要求沃尔得终止合同”的投诉,不仅出现在沃尔得苏州中心,澎湃新闻记者在第三方投诉平台21CN聚投诉上检索发现,在该平台上以“沃尔得英语(沃尔德)”为标签的投诉有4例,其中3例都是来自沃尔得成都中心。记者进入其维权群中发现,至少20名沃尔得学员正在遭受同样的退费困扰。

  他们反映的问题还包括,授课老师水平层次不齐,且流动性较大,更换频繁等。目前,已有10位学员向沃尔得成都中心提起诉讼。

毛健秋提供的学员注册登记表附件中,关于退费的细则。毛健秋提供的学员注册登记表附件中,关于退费的细则。

  民办教育培训协议,多有“退费陷阱”

  退款难,并非只有沃尔得一家。

  沃尔得国际英语所属“上海沃尔得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今年5月挂牌新三板。其公开转让说明书上分析了其行业地位——中等规模,主要集中在华东二三线城市。直接竞争对手有华尔街、英孚、韦博等。

  截止2016年8月底,沃尔得在全国30多个城市开设了50家学校,其中2家为公司直营英语培训中心,其余48家均为特许加盟商。

  值得一提的是,在它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上,苏州沃尔得语言培训中心被当做特许加盟管理体系的案例来展现。2011年4月苏州工业园区这家加盟培训中心开业后,在2013年1月及2015年12月又新开了苏州二校及三校。

  据教育部《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近3亿人的培训消费群体,培训机构超过5万家。预计到2020年,中国英语培训市场规模将突破10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6%以上。

  与如此大的市场不相称的,是消费者对于市面上现有课程产品的满意度却不高。今年3月,国家工商总局等部委与社会机构在北京联合举办的社会教育培训行业与消费者权益保护论坛上公布了一个数据——消费者对英语教育培训行业的满意度为68.61%。也就是说,超过30%的英语培训者对课程产品感到不满意。

  其中,退款、服务和合同是最令消费者头疼的三类问题。

  据《南方周末》报道,另一英语培训学校、韦博英语的《学生入学注册合同》中也注明,30天内的退款手续费高达6800元。30天后的退款,“按照韦博中心公示的收费标准协商处理”。

  沃尔得的竞争对手——英孚《退费管理办法及退费流程》上同样写明,协议生效30天内才可申请退款。30天之后怎么退课,却未在合同上写明。行业默认的规则是,超过合同期限退费,需要缴纳违约金。

  2005年国家发改委印发的《民办教育收费管理暂行办法》中,对退费办法仅以寥寥数语带过:“民办学校学生退(转)学,学校应当根据实际情况退还学生一定费用。具体办法由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制定。”

  据该报道,目前各省市虽然已发布了相应的退费管理办法,但管理办法不统一,消费者能够索回的费用也不尽相同。北京市教委在《北京市民办学校退费指导意见》中规定,上课未过半,培训机构应向消费者退还余下课程费用。

  宁波市发改委下发的《宁波市培训机构收费退费管理暂行办法》则规定,自行退学的学员,学时未满三分之一才可申请退费,也只能退原课程费用的50%。广东省教育厅则把退课划分成了五个阶段——超过五分之三的课时,不予退费。

  江苏名俱扬律师事务所徐志强律师认为,退费管理办法对培训机构的约束相对比较宽松,消费者的权益保护仍主要依赖双方的合同约定。然而消费者与培训机构签订的合同,均是由培训机构提供的格式合同,合同约定的内容往往弱化消费者的权利,强化培训机构的权利,因此消费者确实是处于较为弱势的地位,目前也尚未有法律就此问题有明确规定。

  一旦发生消费者权益受损,他建议消费者收集培训机构未按照合同约定或宣传广告中承诺的培训内容等证据,通过诉讼方式解决纠纷。


相关的主题文章:
https://s22.cnzz.com/z_stat.php?id=1264567908&web_id=1264567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