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站动态 > 列表



2017年欧洲政坛:三大“苦果”难下咽

时间:2017-12-24 11:24:18来源:网络 作者: 诚信在线www.cx189.net
  岁末年终,央视新闻新媒体推出特别策划《我眼中的2017》——以央视驻外记者的个人视角观察2017年国际局势的变化、感知世界发展的脉动。本期,央视驻伦敦记者孔琳琳为您“复盘”2017年欧洲政坛的风云变幻。

  △今年5月,涂鸦大师班克西在多佛海滨画的大型壁画,第一次表明艺术家对脱欧的立场。

  文|孔琳琳

  2017年终,谷歌公司发布,这一年人们搜索最多的词汇是“How”(怎样),从家庭主妇查找如何做一道菜肴、烘烤一种饼干开始,人们为各种疑难杂事在网络上寻求答案。

  在现实中,“How”也一定千万次地划过人们的脑海。 

  比如,对于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来说,几乎每天都会想,怎样脱欧,怎样进行脱欧谈判。

  德国总理默克尔,这一阵,正焦急地寻求怎样组建联合政府,怎样保证自己能继续执政。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他已经用行动告诉世人,西班牙是怎样快刀斩乱麻地防止加泰罗尼亚独立。

  所有这些疑问和答案,都带着苦涩之味。

  2008年的经济危机已过去快10年,它投下的巨大阴影仍在欧洲大地蔓延不止。在欧洲分裂和反分裂的较量中,这些大事件如难以下咽的“苦果”,让年末庆祝节日的人们在回望这一年时多少有些苦涩。

  苦果之一:英国脱欧谈判

  整个2017年,英国政府似乎都在做一件事:脱欧。各地时常涌现的大规模游行,主题也从之前的反紧缩转移到反脱欧上。

  △2017年10月10日,英国伦敦,示威者聚集在英国议会大厦外,抗议脱欧。

  2017年年底之前,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勉强实现了预定计划,以拖延两个月的代价,和欧盟达成第一阶段谈判协议,在三个原则问题上满足了欧盟的诉求:即保障在英欧盟移民的人权;给付欧盟巨额分手费;和爱尔兰不设“硬”边界等。这些成果使得英国国内极端硬脱欧派的打算落空了。 

  英国是联合王国体制,脱欧进程中,苏格兰、威尔士还有北爱尔兰均提出强烈反对,上述三个地区在脱欧公投中留欧派均占据多数。当年合法的苏格兰独立公投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英国政府宣传说,苏格兰一旦独立会失去欧盟成员身份。当苏格兰人最终在现实面前低头时,英格兰又开始谋求离开欧盟。

  脱欧谈判赋予北爱尔兰特殊地位让苏格兰十分不满,伦敦市长也在社交网络上发帖希望脱欧能创造英国的“一国两制”,把伦敦列入欧盟统一市场和关税联盟特区。这当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记者孔琳琳在苏格兰采访英国大选

  也许由于专注于脱欧,2017年,保守党政府政绩堪忧。秋季预算显示,英国未来3年的经济增长率不会超过1.5%,而复苏最为强劲的2014年经济增长率一度达到2.6%,是08年经济危机后增长最快的一年,突如其来的脱欧打断了增长趋势,使英国经济掉头下行。

  2017年英国还有一些糟糕的数据:

  △英国警方收缴的违法刀具,英国各类刑事案件激增,比上年增长10%。

  一直以来,脱欧派都在指责舆论的偏见报道,抱怨他们在唱衰脱欧。可是,感到日子难过的不仅仅只有反对脱欧的人,脱欧运动的倡导者英国独立党前领导人纳吉尔·法拉奇近日在受访时抱怨,自己被孤立而且接近一贫如洗。这和举行公投前他经常接到百万英镑捐款的时代相比,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苦果之二:西班牙险些分裂

  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前,笔者曾经去西班牙探访过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当时的感觉是,不成气候,不太现实。没想到3年后,加泰罗尼亚领导人一鼓作气地宣布“独立”,巴塞罗那几乎一夜间就要爆发“第二次西班牙内战”。

  10月下旬,英国主流电视媒体把主播们一个个投到了巴塞罗那。随着一天天直播的延续,加泰罗尼亚“独立”大戏每天都有质的变化。笔者第一次看到西方国家的舆论批评同一阵营的内部成员,说西班牙警察“野蛮暴力不民主”——西班牙警察在街头对“独立运动”支持者,不分男女老幼迎头棒击,显示西班牙中央政府”反独“决心和其他主权国家没有两样。 

  △2017年9月29日,巴塞罗那,农民开拖拉机游行支持加泰罗尼亚地区独立公投。(图自视觉中国)

  △2017年9月30日,西班牙马德里,民众游行抗议加泰罗尼亚地区独立公投,呼吁国家统一。(图自视觉中国)

  和苏格兰独立公投不一样,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并非政府授权的合法公投,“独立宣言”也属违宪的非法独立。西班牙政府运用法治和国家机器强力镇压了”独立运动“,并且取消了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使这个地区在历史上200年来第三度丧失自治权。看似轰轰烈烈的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一夕之间瓦解,领导人紧急逃亡,成了欧盟通缉犯。

  欧盟国家和所有国际组织对西班牙反分裂的态度鼓掌支持。而上世纪90年代,欧盟和北约对待前南(斯拉夫)国家内战的态度和军事干预行动让当事国仍记忆犹新。欧盟对待“独立”的双重标准,在21世纪的今天没有改变。这种做法当然损伤欧盟在干预外部同类事务时的公信力。

  苦果之三:右翼势力崛起 欧盟自身领导力减弱

  2017年也被称作欧洲大选年,荷兰、法国、英国、德国、奥地利等先后举行大选,选举结果不仅关系各国民生,也直接关系到欧盟的向心力和领导力。 

  在荷兰和法国大选中,极右翼政党均进入到最后阶段的角逐,所幸最后由中间或左翼政党取胜。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得联邦议院选举的胜利,不过由于难民问题失分,遭遇组阁困难。这中间英国暗喜,任何于欧洲一体化不利的因素都有可能对英国的脱欧谈判有利。

  △记者报道2017法国大选

  展望2018年,欧洲的最大挑战仍是欧洲自己。

  这一年,欧洲将迎来一战结束100周年,英国脱欧谈判预计在该年10月间结束。

  过去100年间,欧洲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变化,两次世界大战和若干局部战争均发源于欧洲,欧洲尝到了苦和痛。战后欧洲一体化进程一度创造了人类文明进步新的标尺,欧洲也尝到了甜和美。

  然而今天,欧洲一体化在成功实践半个世纪后,连续遭遇到裂变危机,从英国脱欧开始,这种裂变的影响并不局限于英国一地,而是“如幽灵一样,飘荡在欧洲的上空”。

  对于一些国家和政党来说,他们以赌博的姿态推动这种裂变,希望从中受益。迄今为止,还看不出谁是最终的赢家。


相关的主题文章:
https://s22.cnzz.com/z_stat.php?id=1264567908&web_id=1264567908